spot_img
首页文本AI艺术家以少时的自己为...

艺术家以少时的自己为蓝本创建聊天机器人,同过去的自己对话

我们都有与过去的自己交谈的愿望。阿根廷作家豪·路·博尔赫斯讲述过他在70岁时与青年时代的自己在一条长椅(处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的同一条长椅)上相遇并交谈的故事,今天,这种梦幻的聊天已不只是科幻的情节,借助人工智能,它已能变成真真切切的事情,比如,创造一个以过去的自己为蓝本的聊天机器人。

艺术家兼创意程序员Michelle Huang便是这样做的:她用自己少女时代的日记对GPT-3进行进一步的训练,创造了一个她称之为“内心小孩”的对话者。

Huang少时几乎每天都写日记,记录她的希望、恐惧和秘密,其中包括她对家庭作业的抱怨和她的暗恋。这些内容看起来微不足道,但都是一个小女孩真切的感受,或更确切地说,她所掌握的语言赋予的她对自我和对世界的感受。这使她今天借助GPT-3重构和发现自己有了足够的材料。

GPT-3是当前最具代表性的人工智能模型,能够根据用户的输入(或者通俗地说,同人的对话)生成令人信服的文本,最近OpenAI对其基于人类反馈训练的更新使其生成的文本质量能更接近人类的需求。而针对特定用例使用专用数据进行微调后,模型能充分发挥其潜力。Huang 所做的就是用她的日记对GPT-3进行“微调”。

“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基于那个时期的真实数据源,准确地模拟与童年时期的自我交谈的感觉。”Huang说。“

她在推特上分享了她与过去的自己的一段对话:

今天的Michelle: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少时的Michelle:我认为这个世界是奇妙的,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和发现。我也认为改变世界、善待和理解他人也很重要。

今天的Michelle:自由还是爱哪个更重要?

少时的Michelle:我认为两者都很重要,但如果让我选择一个,我会说爱更重要。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帮助我们的东西,而自由有时是孤独的。

Huang说,她想确认她的“内心小孩”的世界观,而她的回答令她开心。接下来,Huang给了她提问的机会,结果少时的Michelle问她是否追随了自己的梦想,甚至准确地描述了她目前的兴趣。这让她感到惊讶,以至于怀疑自己的道路是否早已在她的心灵中绘制好。

“这种特定的互动感觉与正常的短信对话非常相似——就好像我在实时给过去的自己发短信。”她写道。

她表示,通过聊天机器人,她可以直接接触以前的自己,而不用冒着现在的自我通过不可靠的记忆扭曲自我形象的风险。但这样说并不准确,因为她的“内心小孩”显而易见也是扭曲的,被GPT-3所基于的大数据扭曲,虽有少女时代的她的特征,却是一个如博尔赫斯所说的“漫画式的仿制品”。不过正是这一基础使得她的“内心小孩”有很多的可能性,会为她们的对话带来许多令人惊讶的东西。

收藏 (2)
请先

还没有账户?注册

赞赏
本文系反讽机器原创(编译)内容,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商业目的,非商业转载须注明来源并加回链。

欢迎订阅我们的内容